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量子通信龙头坎坷资本路:设备商正冲刺科创板

2019-08-30 点击:1952


量子通信领跑者,颠簸资本之路:运营商无力偿还债务,“合肥”设备供应商正在冲刺科学板

每日经济新闻

每位记者彭飞都由魏冠红编辑

三年前,“墨子”卫星成功发射,100多年来神秘的量子物理学终于走上了历史舞台,并为量子通信树立了中国基准。这种相当神秘的“黑色技术”一度点燃了资本圈,其市场空间广泛乐观。

“有人说100亿元,有人说1000亿元,我觉得不是特别准确。”量子通信领导科达国都量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达国都)的一位高管曾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有可能在多大程度上发展量子通信市场。

然而,在目前的初级发展阶段,量子通信尚未达到资本市场的预期。今年7月31日,随着国家商业大学国家盾牌“停止”科技委员会的申请,量子通信的第一份将在稍后推出。同一天,昆腾之父潘建伟所拥有的国家科技量子通信网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家科技网)开始寻求增资。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该公司肩负着“开放量子通信产业链上游和下游”的重任,资金紧张。 Guoke Network的主要业务是量子通信网络的建设和运营。在过去两年半的时间里,累计损失已达1.73亿元。截至今年6月底,它已经破产。

在长期追踪量子通信领域的经纪交易商看来,这也反映了当前量子通信的尴尬局面。虽然有“墨子”卫星,“京沪干线”等指导,但终端用户更喜欢现在还有待观察一些量子通信的安全措施和手段是否可以在商业上大规模地进行应用。

件安全的量子通信将占据公共网络的广阔市场。

国家科技网已破产

在从科研机构到工业实体的量子通信发展过程中,中国科学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家科技控股有限公司)负责资产管理。中国科学院,发挥着重要作用。

2016年,国科控股决定加入中国科技大学技术团队和潘建伟院士,共同建立国家科技网络。目标是引导市场资本参与量子网络的建设,通过网络建设和运营开拓量子通信产业链的上下游。

作为一家年轻的公司,它拥有由中国科学院打造的国家科技网络。为了完成开放量子通信产业链上下游的目标,它已连续两年抛出增资计划。

今年7月31日,北京产权交易所提升了国家资本网的增资项目。增资完成后,原股东的持股比例不低于85.71%,新股东的持股比例不超过14.29%。筹集的资金将用于发展融资方(Guoke Volume Network)的主营业务,补充融资方的营运资金,增强融资方的资金实力,确保融资方的可持续发展。

根据工商信息,2016年11月29日成立的国家科技网目前有13名股东,其中第一大股东国科控股占39.07%。据天悦的资料显示,一年前(2018年8月7日),国科卷网完成注册资本变动,从6000万元增加到7678万元,同比增长27.97%。

虽然由国家科技集团的分支机构支持,该集团负责技术资产7600亿元,但国家科技网络的财务状况已经建立不到三年,有点糟糕。

根据审计数据,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国科网的净利润为-3422万元,-927.32万元,-万元。两年半以来,累计损失1.73亿元。

件的具体信息。另外,由于损失的原因,8月14日和15日,记者多次试图联系国家科技网,但手机尚未接通。

在业内人士看来,量子通信目前还不是一个行业,因为没有大规模的商业用途,产业链中下游公司的成本压力可想而知。

根据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布的国家科技网审计报告,截至2019年6月30日,国家科技网资产总额5.96亿元,负债总额6.34亿元,所有者权益为-3884.13万元。换句话说,截至今年上半年,该公司已经破产。

在这种背景下,一年后,国科在线又一次抛出了增资计划。尽管增资信息披露的到期日是9月26日,但从目前的角度来看,国家科技网可能已经找到了“黄金大师”的意图。

“一般国有资本增加项目进入市场,都是为了找到一个好的投资者,除非你拥有特别强大的资源,否则可以说服他(国家科学网)。” 8月14日,上述当局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

香港科技大学国家盾牌冲刺科学委员会

量子通信技术的众多参与者中,有一对着名的兄弟,一个对“三岁”的国家科学网络不满意;另一个是在这个领域奋斗了10年的国家之盾。

与目前渴望增加资金的国家科技网相比,作为产业链上游的大哥,科技大学的国家盾正在向科技委员会发起冲刺。今年3月27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布了第二批科技委员会接受的8家企业名单。列出了科技大学的国家盾牌。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在中国建成的实际光纤量子安全通信网络(光缆长度)的总长度已达到7000多公里,其中超过6000公里使用了由科技大学正在进行在线操作。

寻求增加资本的国家科技网已成为科技大学国家盾的关联方,因为它的最大股东是国科控股。招股说明书(备案文件)(以下简称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初,国科控股和科达国都“订婚”。当时,国科控股持有8.02%的股份,是香港科技大学国电的第三大股东。

科技大学国家盾牌说,国家科技网主要从事量子通信网络的建设和运营,量子通信网络是公司的下游客户。 2017年和2018年,公司直接向国家科技网出售人民币18,202,800元和9,946,100元,占同期公司销售收入的6.42%和3.76%。

早在2017年10月,香港科技大学国都校长赵勇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证实,香港科技大学已经接受了IPO咨询。在他看来,“无论规模,发展,生产和服务的提供,世界上都没有比科学技术大学的国家盾牌更多的工作。”

事实上,早在2015年底,量子通信的概念曾经点燃了A股市场,但尴尬的是真正的量子通信领导者Keda Guodun没有被列入。因此,科技大学国家盾牌的一举一动都得到了各方的关注。

今年3月底,香港科技大学国敦招股说明书提到,没有上市公司从事量子安全通信产品的生产。显然,香港科技大学国都希望实现这一“零”突破。

然而,这一突破的过程暂时经历了曲折。 7月31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公布的科技委员会最新进展显示,香港科技大学国家盾牌的申请状况被“暂停”。

随后,国元证券保荐人的保荐人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据了解,包括香港科技大学在内的80多家公司需要申报和更新2019年上半年的财务报表,并且将在更新后恢复审核。

香港科技大学国都校长也证实了这一说法。他告诉记者《每日经济新闻》大家都这样做了,国家科技有限公司将继续这样做。

中国科技大学发挥了关键作用

虽然它尚未真正进入资本市场,但对于未来量子通信的市场规模,各方已经估计了50亿至数千亿。但要实现这一价值,首先必须经过研究机构向工业实体的过程。

在中国量子通信发展的早期,中国科技大学发挥了关键作用。 2009年5月,当香港科技大学的前身安徽量子通信技术有限公司成立时,发起人包括中国科技大学的潘建伟和彭承志。

2016年8月16日,世界上第一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由潘建伟担任首席科学家。在“京沪干线”项目中,潘建伟也是首席科学家。

一位长期追踪量子通信领域的经纪人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虽然关于量子问题一直存在争议,但在这一领域,潘建伟院士是国内外最具权威性的,在国内外也得到了认可。

根据工商信息,国科集团的第一大股东国科控股持股39.07%。中国科技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大控股)持股19.54%,排名第二,潘建伟持股比例为5.861%。排名第五。

在行业领导者Keda Guodun中,彭承志和潘建伟的声音可能更大。现任香港科技大学国际委员会主席彭承志,是量子科学实验卫星(墨子)科学应用系统的负责人,也是中国科学院卫星系统的副主任。他也是量子之父潘建伟的主管。

香港科技大学国家盾牌招股说明书显示,潘建伟自2009年5月成立以来一直是公司的股东(香港科技大学的前身)。它在2016年12月之前持有公司18.18%的股份;它应该在2016年12月有关。组织部门要求转让由出资330万元组成的公司股份。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2016年11月30日和2016年12月5日,潘建伟分别与舒华科技,娄永亮,国源直接投资,国源创业投资签订协议《股权转让协议》香港科技大学的国家盾牌共有270万股,股权转让价格为130元/股。

此后,2018年6月21日,潘建伟和合肥鞭影(合伙人主要为私人投资者和其他外部投资者)签约《股权转让协议》,潘建伟将160万股科达国敦转让给合肥鞭,股权转让价格是167元/股。

根据上述转让股份的数量和价格,作为国盾和国家科技网的原始发起人之一,潘建伟的转让金额为国贸股份总额6.18亿元。

截至目前,潘建伟持有香港科技大学国均660.8万股股份,持股比例为11.01%。但潘建伟已将该部分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中国科技大学控股的科大控股。

科技大学正在经历市场突破

中国正处于量子通信产业化的初级阶段,该国的长期累计投资将达到1000亿元。这也催生了一批处于量子领域技术前沿的公司,他们开始在资本市场上寻求关注。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与“量子之父”相比,潘建伟持有国家盾牌和科技大学国家科技网的股份,以及国家科技大学的许多股东和国家盾牌,以及中国量子通信业的众多企业。所有人都参与了这些股票。

对于同行业的竞争,香港科技大学国电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其从事量子技术产业化业务的关联方为:天天泉,国科全网,国药量子,国义量子和元泉。

在这些附属公司中,钱天全和科达国润成立于2009年,香港科技大学控股有限公司持有21.82%的股份。主要业务包括量子安全通信设备的开发,生产和销售,以及量子安全通信网络的设计和构建。 2016年至2017年期间建立了其他几个,其主要业务与量子通信有关。

值得注意的是,在上述企业的股东名单中,包括国科控股,香港科技大学控股,以及香港科技大学自然人股东彭成智及潘建伟。科大国防部透露,科大控股或中国科技大学未对上述企业进行控制或共同控制。

然而,在一位着名的国内量子通信企业高管看来,“如果国家科技园进入科技板块,就意味着量子工业化得到了资本市场的认可。”

在研究报告中,招商证券分析师董立伟表示,在短期内,政府,金融和国防专用网络的建设是第一个建设领域,政策性政府网络将成为最大的市场客户。

根据中国采购网的信息,2011年底,济南市确定山东量子科技研究院有限公司是唯一通过单一采购方式建立济南量子通信测试网络的供应商,购买金额约6000万元。

根据招商证券2017年的研究报告,根据2012年济南市区网,考虑到地级市政府特殊网络,平均投资成本约为1亿元,全国市场约为33十亿元。

在上述量子通信领域的经纪人长期跟踪中,高成本已经成为量子通信大规模商业应用的障碍。 “就现有技术而言,现有的安全措施和手段已足够。因此,量子通信能否在商业应用中大规模部署还有待观察。”

“在早期阶段,我们必须进行大量的研究和开发,这些将成为产品的成本。作为一家公司,我们不能亏本出售吗?”香港科技大学国都校长赵勇告诉记者《每日经济新闻》,在规模之前,单体的价格会更贵,但规模过后,单位的成本会下降很多。在赵勇看来,量子通信建设就像高速公路和光纤一样。它是一个基础设施,一旦与每个人建立了关系,这个市场就会非常庞大。

主编:张恒

东北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rhkggroup.com 技术支持:东北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