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倪光南:操作系统生态建设难 鸿蒙应尽快建自有生态

2019-08-16 点击:1000
?

对话倪光南:操作系统生态建设困难宏蒙应尽快建立自己的生态环境

新京报记者徐诺陈伟成编辑梁媛

8月9日,正在厦门参加中国人工智能峰会的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接受了“新京报”记者专访。倪光南院士参与了中国设计的第一台电子管电脑(119机)的开发。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他开始研究汉字处理和字符识别。后来,他率先在汉字输入中应用了联想功能。它是中国的顶级计算机专家。

对于当时最关心的华为红盟操作系统,倪光南表示,中国必须掌握包括操作系统在内的核心技术。在操作系统方面,我们的技术不一定比其他技术差,但建立生态系统更加困难。我们希望中国自主研发的操作系统能够在我们自己的巨大市场的支持下更快地建立自己的生态系统。

操作系统的生态建设更加困难。我希望华为洪门可以更快地建立自己的生态系统

新京报:华为于8月9日发布了自主研发的红盟系统。作为中国独立操作系统的倡导者之一,您如何看待红盟系统?

件,那就是我们的市场非常大。我们希望中国自主研发的操作系统能够在我们自己的巨大市场的支持下更快地建立自己的生态系统。

新京报:除华为等技术巨头外,哪些小公司值得关注?

倪光南:如今,社会上普遍存在许多成功的大公司,但我们更关心的是规模较小,创新的公司。大公司有能力通过研发或兼并和收购整合许多资源并获得技术优势。然而,实际上有许多小企业可能没有这么强大的综合能力,但在某些方面具有很强的技术实力,而这类企业也需要更多的支持和帮助。从竞争本身的角度来看,未来我们还将调整竞争规则,根据学术产业的发展设定更加精细的挑战,为小型创新企业提供更多机会。

发达国家的金融和技术相结合更好。科学技术是一次很好的尝试

新京报:中国距离一个真正的创新型国家和技术强国有多远?

倪光南:我们综合国力现在比较强,第一创新资源的积累也有很大的优势。另外,我们国内市场也非常大。对于技术创新,我们在国家政策,人才和市场方面处于非常有利的地位。通过这些因素,我们将逐步缩小与发达国家在基础研究方面的差距,并填补教训。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任何创新都必须依靠科学技术的支持,通过市场进行良性循环。在人工智能方面,我们也是一个良好的起点,也是国家社会从跑步到领跑的跨越式发展的一种方式。

新京报:对于企业家来说,目前的创业创新环境是什么?

倪光南:回顾中国的历史,我认为现在是创新的最佳时机。现在越来越多的留学人员回到中国,因为每个人都想抓住这个机会。中国在这一阶段的发展为任何想要创新的企业或个人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舞台。他们希望能够贡献自己的智慧,同时实现良好的发展和回报。我国国家知识产权制度建设也十分完善,越来越完善。人们的创新受到很好的保护,个人和企业对社会的贡献可以得到很好的回报。

新京报:8月8日,另外两家科技公司被列入科技委员会。到目前为止,已有27家科技企业进入资本市场。您如何看待资本在技术创新中的作用?

倪光南:发达国家的一个优势是金融与技术的结合更好。我们应该在这方面向他们学习。科学技术委员会是一个很好的尝试。许多科技公司根据过去的规则无法上市,但现在我们鼓励更多创新型公司接纳资本市场。他们的财务报表不一定非常漂亮,但我们可以看到他们拥有强大的技术创新能力和良好的发展前景。这些做法无疑有利于促进创新。

人工智能算法的基础与国际之间仍存在差距,但中国在应用方面做得更好

新京报:国内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现状如何?与国际同行相比有哪些优缺点?

倪光南:在人工智能领域,我们在算法等基础研究方面与国际先进水平相比存在一些差距。但在应用层面,我觉得中国做得更好,在某些领域比在国外申请更多。从这次多媒体信息识别技术大赛的获奖成果来看,我们的参与单位在很多方面取得的成果与国际比赛的优异成绩一致,这表明我们的人工智能应用能力非常好。我相信通过不断应用技术,反过来也会尽快弥补我们在算法中的缺点。在竞赛评审中,我们也更加注重科研与技术应用的结合,同时提高国内人工智能的研究和应用水平。

新京报:与传统技术解决方案相比,人工智能技术的最大优势是什么?

倪光南:人工智能与传统技术解决方案的最大区别在于前者是“活的”,可以连续,持续,不断地改进,使效果越来越好。在本次比赛中,许多参赛者对多媒体信息的准确识别率超过99%。这是持续学习优化的结果,这比固定方法好得多。这些技术可用于解决真实的社会问题。例如,通过知识产权假冒知识产权技术,阿里巴巴屡获殊荣的“大脑智力保护”将比传统方法更有效。人工智能创新应用的登陆和推广将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

新京报:未来,人工智能将发挥最具革命性作用的领域是什么?

倪光南: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将无处不在。人工智能是我们新信息技术下新一轮科技革命的主导技术。很难说哪个领域与人工智能无关。理论上,只要我们人类可以做到,人工智能就无法做到,甚至在某些方面也比人类更好。人工智能的应用没有固定的领域,其应用范围必须是不可估量的。

新京报:人工智能的能力非常强大,但也可能带来用户隐私,人脸变化等问题。我们如何避免劣势?

倪光南:科学技术的发展不能把所有的问题放在首位,但我相信在发展过程中逐渐解决了许多问题。例如,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等技术应用与用户隐私保护之间的关系也正在被解决。中国和世界各国必须共同探索,相互学习,在促进发展的过程中逐步解决这些问题。例如,主管部门,技术行业应该做一个顶级设计,建立必要的监管标准,等等。

新京报:在中国推动人工智能技术和应用的发展应该做些什么?

倪光南:我们参加了与此类人工智能相关的竞赛,并将继续支持未来人工智能竞赛的发展。有大型和小型公司以及一些创新团队参加本次比赛。我认为比赛将鼓励和推广这些单位。对于一些创新团队和创新者来说,还有一个需要证明的阶段。提高自己和自己的水平。非人工智能领域的研究人员和从业人员也可以参与竞争和交流,这样人工智能也可以进入他们自己的行业。

新京报:今年你已经80岁了。您将来为中国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做些什么?

倪光南:技术发展太快,年龄不给我们太多优势。特别是在信息技术领域,与传统产业不同,年轻人的优势更大。我们必须认识到这一点,继续努力工作,终身学习,不断学习,不落后于时代。我们更有责任支持年轻人。我希望我能跟上年轻人的步伐,尽我所能,支持他们的创新,使他们能够更顺利地创新并获得更好的福利。就足够了。

东北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rhkggroup.com 技术支持:东北新闻网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