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青托工程:让拔尖“青椒”步入成长快车道

2019-09-23 点击:959

补救形式主义

不仅是散文,不仅是头衔,不仅是学历,不仅奖励,不仅是“帽子”,“小同行选择,大平台支持,精准培训,多元化发展”.说到中国协会科技人才控股项目(以下简称青坨项目),很多业内人士都给了记者一个大拇指。

年轻的科学研究人员也被称为“青椒”,没有“帽子”,职称低,文章也很少。单独申请研究补助金很困难。 “感谢青托项目,当我处于科学研究的初始阶段时,我遇到了最困难的时期,并且得到了提升。”空军军事医科大学口腔医院副教授牛丽娜对青坨项目有不同的看法。

近年来,科学研究人员的“放松”使研究人员摆脱了复杂的报道和检查。 “事实上,早在《关于解决形式主义突出问题为基层减负的通知》发布时,青坨工程就是这样做的。 “更多支持年轻人才,减少对年轻人才的麻烦”一直是我们的原则。“中国科学技术协会副院长刘兴平说。

刘兴平介绍,青沱项目始于2015年,每年选出一批国家级协会或协会,并选出一批32岁以下的中青年科技人才委托给每个人,每人每年150,000。元,连续三年资助。

专注于支持“小人物”为年轻科技工作者的成长提供“第一踏板”。中国科学院院士秦大和和陈云泰一致认为,青坨项目准确把握了当前科技人才队伍建设中的薄弱环节。 32岁左右的年轻科技工作者正在进行科学研究和启动,他们正在使用它们3年。稳定的资金和培训更有利于青年科技人员的集中,更加有利于科学研究,更有利于培养原有的科技成果。

“活”,“多”,“新”是青坨项目的特色。刘兴平说,首先是选择机制“直播”,不读专业委员会推荐的论文和资格,或由年轻的科技工作者自行推荐,至少经过三位同行专家审查并同意推荐,发挥他们的“眼睛去理解”其次,除了工作支持外,导师还配备了1-3名教职员工与院士,有针对性的发展计划,指导和评估方法。 “新”。资金使用灵活,需要专门人员使用。除了不能使用相关法规的情况外,资金的分配和利用方式由被询问的人根据科学研究需要确定。同时,它充分尊重科学研究的规律,并不要求赞助人承诺提出科学研究成果。

确实,在这方面,清华大学材料学院青年教师马静深有体会。在她看来,与其他项目显着不同的是,青托工程不限制具体的研究内容和目标,不设定量的考核指标,支持自主选题和设计。

更难得的是,孙家栋、郑哲敏、钱七虎等很多知名院士专家主动参与青托工程的各个环节,言传身教助力青年人才成长。如张福泽院士以自己破解衡量飞机寿命世界性难题为例,鼓励青年人才敢于瞄准世界科技前沿,直面问题、迎难而上,取得原创成果。

“尤其是近来,为进一步把科研工作者从繁琐的填表等日常事务中解放出来,我们建立了项目的跟踪服务平台,日常的一些工作开展只需网络简单填报即可。”刘兴平说。

成效有目共睹。截至目前,青托工程累计选拔培养了1051名青年人才,一批青年科技人才脱颖而出。如牛丽娜,在骨、牙等硬组织缺损修复研究方面取得重要进展,在国际上首次实现胶原内硅化及杂化,构建了具有良好生物学性能及机械性能的矿化胶原材料,填补了国内外空白;钢铁研究总院高温所高级工程师毕中南、上海大学副教授王江等参与大飞机等国家重大科研项目,在高温合金材料、磁场控制增材制造等研究上取得突破。

托举工作仍在继续。“今年10月,我们将启动第五届青托工程申报项目,计划遴选名青年人才,重点关注在关键共性技术、前沿引领技术、卡脖子技术等方面潜心研究,坚持把论文写在祖国大地上的青年科技工作者。”刘兴平说。(科技日报北京9月8日电)

(责任编辑: HN666)

新浪汽车

东北新闻网 版权所有© www.rhkggroup.com 技术支持:东北新闻网 | 网站地图